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海岛游记 » 塞里岛游记-追忆我的童年

塞里岛游记-追忆我的童年

2011-08-30 21:42:24 点击数:
 塞里岛游记
(2012年9月11日晴)
    我的祖籍就是在海边,大海对我并不陌生,我也喜欢大海,也常在写作中以大海为榜样,陶冶博大胸怀。
好友提出离开岸边去海岛一游,一定会有更大收获,还不要去那些大岛屿,在选择中,塞里岛的名字本身对我就有了吸引力,一个奇特的名字,出于职业性的敏感,我觉得一定会有离奇的故事,也就决定了此行。
     普兰店对我也不陌生,位于我辽南老家不远,普兰店下火车坐汽车到皮口,对我来说还是第一次,皮口是个周转码头,是面对很多岛屿的输送口岸,每天去各岛屿的轮渡都从这里起航。
    轮渡到塞里岛行程一个半小时,计算海里我们就是门外汉了,轮渡的速度我们觉得很快,大家都不呆在客舱里,站在甲板上观看大海,轮渡后边掀起的浪花,朝两边翻滚着,船尾扬起鲜红的国旗,自觉地使人肃然起敬了,自己如同出航的水兵。
    远远出现一个岛屿,我们以为马上就到了,实际那还不是塞里岛,是一个很小叫瓜皮岛的小岛,轮渡绕过小岛继续航行,一个半小时后出现了一个长条形的岛屿,那就是塞里岛。
    塞里岛的一端是个很简陋的码头,轮渡船体过大,不能直接靠上码头,要停在离码头一段距离,再搭上跳板,游客沿着跳板走到岸上。
    塞里岛是个条形岛屿,宽一公里,长六公里,岛上两座山峰覆盖在油绿的松林下,远看就像女人的一对乳峰,很饱满,也很坚挺,我想该叫乳峰岛?
    一行人住进事先联系好苗姓渔民家里,苗家位于岛的中间位置,也就是两峰中间一片开阔地,是背风处,山峰可以遮挡海风。这里居住有十几户渔民,清一色北京平房子,窗明瓦亮,光鲜利落,立即给你感觉,岛上渔民生活还是比较富裕的。
    苗家正房三间,中间门洞进院子,后边正房三间,两趟房之间空间十几米,四周围墙,水泥铺地,形成一个干净利索的院子,院落东侧电抽水井和一个大炉灶,西侧一间偏房,房山修有楼梯直接上屋顶,水泥抹的屋顶干净平整。
    苗家爷们是位50来岁粗壮汉子,一条腿因受伤有点后遗症,走路踮起脚,热情好客的苗家爷们,将我们一行十几人分别安排住宿,女士住后趟房一间,男士住前趟房两间,苗家媳妇不在家,陪孩子在城里念书,苗家有安徽籍船工夫妇孩子一家三口,住后趟房一间,苗家爷们住一间,前趟房还有一间空着,大家可以在里边打麻将玩耍,西侧偏房原来是淋浴间,大家争前恐后挤进淋浴间冲凉,待洗漱收拾干净,苗家爷们已经为大家准备了午餐,丰盛的海鲜摆上院子里的大桌子,不能不惊讶的是:夏威夷扇贝、海虹、海螺、海虾、海蟹、海蛎子、海鱼还有叫不出名的海产品,原来院子里大炉灶上大锅里满满的全是各类海鲜,太丰盛了!
 
一、观海
    下午苗家爷们安排大家玩海,我后来定位为观海,区别在于下午要涨潮,可以看到海浪逐渐涨起来的壮观景色。
   苗家爷们为大家准备了两条机动渔船,一条他驾驳着,一条船工驾驳着,大家分别乘船出海了。
   海水清澈见底,阳光下各种贝壳彩色石头五彩斑斓,晃动的海水衬出一条条彩带,挽起裤腿光着脚丫,趟在海水中心润入肺。
   首先把女士们送入大海中远远竖立起来一个彩色斑斓的大岛礁上,岛礁有十几层楼高,岛礁四周沙滩礁石可以捡拾各种贝类蟹螺,适合女士们玩耍,男士随船钓鱼打捞海产品,也是为了方便沾了海水随时出现的小解,当然这是渔民经验告诉大家的。
    塞里岛四周海面漂浮着一趟趟养殖海产品的浮球,下面连接着养殖各种海产品的吊笼。一片片浮球中有渔船行走的海道,联想农田种植的玉米地,一垄垄极为形象,渔民也是养殖以垄计算,以养殖多少垄承包。
   苗家养殖承包了50垄海面,苗家爷们知道哪一片海鲜最肥,可以收获了,起笼的海产品使大家很兴奋,每个吊笼有很多层,有的海鲜生长在上边笼子里,有的生长在下边笼子里。将笼子提起,从里边挑大个的收获,夏威夷扇贝平铺在笼子里,海虹则挂在笼壁上,赤甲红海蟹吊在笼子里乱串,海螺沉落在最底层,钻入笼子出不来的黑鱼是额外收获,忙活了一阵子,收获频丰,苗家爷们说:“晚上要大家吃好,还要在涨潮前去钓鱼。”
   渔船沿海道转出养殖区,开足马力奔入广阔大海,果然行走中不断有渔船和苗家爷们打招呼,涨潮前是钓鱼的最佳时机,涨起潮来就要返航了,将苗家爷们准备的小鱼挂在鱼钩上,每条线挂上3、4个鱼钩,甩进大海,有节奏的拽动鱼线,有拉动感觉了立即收动鱼线,一条条海鱼就到手了,有镰刀鱼、鲅鱼、黑鱼、偏口鱼,想象得到晚上的美味该有多丰富,苗家爷们大喊:“返航了!”大家余兴未尽,一路还甩着鱼钩呢,不出渔民所料,小解要求频频,站在船头将尿水浇到大海里频感舒畅万分。
    渔船绕到岛礁接女士们返航,女士们余兴也未尽,每人塑料袋里小海螺、小螃蟹满满的,招呼大家上船,大家说没玩够,“那可不行,一会儿就涨潮了,很快的。”苗家爷们可着急了。这时女士们感觉要小解了,只好任其礁石后解完。
    渔船返航了,海浪跟在渔船后边追赶着,翻卷的海浪越来越大,渔船停靠在海边,海浪也跟着拍打上来,大家趟着海水沿沙滩上岸,后边海浪已经拍打着屁股了。
    站在岸上远远望去,巨大的岛礁慢慢在缩小,转眼间岛礁已经平头了,浪花卷卷滚来,一卷盖过一卷,大家喊着快拍照,这才想起掏出照相机,最壮丽的浪花没有收入进来。
 
二、夜宴听海
    船工开来蹦蹦车,将收获的海鲜运回苗家,大家余兴未尽的一路高歌。回到苗家大家动手帮着收拾海鲜,苗家爷们听说我是作家,晚上一定找两个文化人作陪喝酒。
    院子里支起了电灯,两个大桌子合并一起,丰盛的海鲜摆了满桌子,苗家爷们宣布两件事,第一给大家准备了一大桶地产老白干,必须每个人都要喝,第二给大家准备了一大盆大蒜必须吃,这是为了大家肚子安全起见,吃海鲜的必备品。
    苗家爷们请来了两个人,一个是村委会老书记,个子不高,宽宽的腰膀,黑红的脸庞,额头有点突起放着油光,留着寸长的胡须,老书记近70的人了,声音洪亮,进门大声道:“哪来的贵客啊?”
    第二个人是小学校的校长,不到四十岁,瘦高个子,黑瘦脸庞,不大的眼睛放着光亮,一股精气神。
    摆上一排小碗,苗家爷们将小碗倒上白酒,宴席就此院子里开席了,岛上的人基本不吃海鲜,苗家爷们特意做了几样农家菜,芸豆、茄子大土豆,苞米、地瓜地产品种,酒过几旬,老烧酒就放倒3、4个人,找着自己的铺位呼觉了。
    从老书记和小学校长嘴里知道了不少岛上的事和岛上的故事:塞里岛名字的来历,是以神话故事得来的。
话说八仙过海各显神能,众仙想找个美景歇歇脚,望下大海茫茫一片,这时何仙姑道来,众位不要急躁,说时往大海中甩下两朵荷花,茫茫大海立即冒出两座山峰,八仙降下云层落在峰顶歇息,八仙命名为荷花岛。
   那荷花岛现在怎么又变为塞里岛呢?话说荷花岛不知什么时候迁来不少人气,岛民打渔种地一派安居景象,岛上有勤劳的五虎兄弟,还有美丽的哈仙姑娘,还没有婚娶的五虎兄弟和哈仙姑娘情投意合,准备秋后五谷丰收办理婚事。
    此时大海里的鲅鳋精游弋于此落脚岛西开了个山洞居住下来,鲅鳋精听说哈仙姑娘年轻貌美动了邪念,将哈仙姑娘劫持鲅鳋洞,五虎兄弟听信商讨营救,大虎定下规矩,一定要将哈仙姑娘营救出来,但是要由他打头阵,如果他败给鲅鳋精,二虎再上,二虎败了三虎上,三虎败了四虎上,最后五虎上阵。
   话说鲅鳋精确实厉害,大虎英勇牺牲,二虎、三虎、四虎相继牺牲,五虎拼尽力气杀死了鲅鳋精,自己也因气力耗尽牺牲了,在岛西边出现了五块大石头,哈仙姑娘见自己心爱的人也死去,也投海死去,在五块大石头旁边出现了一块小石头,那就是哈仙姑娘,岛上居民为了纪念哈仙姑娘,将荷花岛改成了塞里岛,现在岛西还有鲅鳋洞和五虎石,旁边有块美丽的小石头。这个故事相传了多久已无从考证,岛上居民也是一代一代相传下来,我也为选择来塞里岛而庆幸。
    与老书记和小学校长喝酒论事,我觉得更庆幸的是了解了岛上的人文趣事,话说该岛渔民近200户,人口不过千,岛上可耕地极少,因没有大型船只,从岛上去皮口也因路远,往来很困难,岛上没有电灯,改革开放前尽管村党支部积极努力,渔民仅靠小船近海里打点鱼虾怎能维持生活,渔民生活很困苦。
    改革开放给了好政策,又给岛里通了海底电缆和电话线,科学养殖技术和扶贫贷款送进岛,渔民的日子大提高。村党支部提出不准渔民有一个贫困的,再贫困就是因为懒惰了。
    如今塞里岛淳朴渔民的生活蒸蒸日上,岛上三无,既没有打架斗殴、偷盗抢劫、不敬老幼恶劣现象,岛里夜不闭户,真是一方纯净家园。
    夜宴吃到夜深,老书记和校长才恋恋离去,因这一天脑子灌进去的东西太多,兴奋之中难以入眠,乘大家鼾声阵阵,我来到房顶躺在白天太阳晒的温热水泥地上,回味消化这一天的经历。
    漆黑的夜伸手不见五指,远远传来海浪拍击的阵阵乐曲,昆虫鸣嘶混杂在乐曲中,给静静地深夜带来了生命迹象,我难以控制的写下“海岛虫鸣——塞里岛随想”
      夜的海岛深悠寂静
      吹来徐徐的海风
      飘过丝丝的呼唤
      纺织娘伴着昆虫共鸣
      仿佛大海生命的畅想
      海浪拍岸激荡着
      那细细的抽嗒
      密意的思语
      融合着眷恋的声息
      一个召唤
      夜幕中风帆再现
      深深沉沉
      卷卷浪花翻滚
      打破塞里岛悠静的夜
      无数生命
      掩藏在思语中
      啊!
      大海!
      拍击彼岸
      冲击心灵的韵律
      大海的呵护
      生命的繁衍
      叭叭拍击着
      节奏的鸣律                        
      融存的世界
      是自然生命的寄语
       你知道吗?
       融会大自然
       回归故土
      海岛虫鸣
      才是壮丽生命的——交响曲
 
三、赶海
    海潮退去,滩涂上遗留下很多随海潮卷上来的海里生物,没能随海潮退去,渔民们天亮在海滩捡拾那些鱼虾叫赶海。
    大家早晨起来也加入了赶海队伍,到处是贝螺自不必说,浅浅的水洼中游弋着一种小鱼,手指头粗细一扎长,亮白色的身体在太阳光下能看到鱼骨,渔民捡拾回家放在房顶晾晒,一天时间即变成鱼干,用油煎烙真是美食。
    大家满载而归,吃过早饭,带点干粮,拿上游泳衣裤,横翻塞里岛大山,到另一边是个海湾,细细的银白色沙滩是游泳的好去处,长条海岛横切面一公里,翻过去路程要3到4公里,大山植被厚实,松林内阴凉,大家沿岛民走出来的羊肠小路爬上山顶,塞里岛一览眼底,海面平静画面点点渔船,好一幅美景。
    翻越山梁,海滩上干净的没有一点杂物,大家的到来使静静的海湾沸腾了,大家躲在岩石后换上衣裤,打着把式翻进海浪里。从山上看海面是平静状态,实际不然,进到海水里巨大的海流起伏漂浮,如一股巨大的推力,把人拍出很远,亏得男士们水性不错,不然海流拍向位置是一块巨大的礁石,伸臂用力划开才躲过撞击礁石的后果。
    女士们套着救生圈,浮在海面上,转眼间远离海岸,飘出一两公里,吓得女士哇哇大叫救命。男士们用力追去,女士们如救命稻草紧紧抱住男士,如溺水鸳鸯回到岸边,一个男士竟然一丝不挂,竟不知的上了岸边,不知什么时候海浪将游泳裤拍了去,回到海水里四处寻找,黄色的游泳裤在太阳光照射下,在很远的海面上闪着银光,浪里白条冲向游泳裤,岸上笑声一片。
    大家享受了海水和日光浴,筋疲力尽的翻越山梁,满山的笑声回荡着颤颤的余音,给海岛带来了活跃的生机。
    西边天际火红的余晖,照耀大海升腾起万丈光芒,大家在落日前回到了苗家,苗家爷们正在着急,怎么一玩就是一天,那地方也就是你们外来人才去,苗家爷们备好了饭菜傻傻的着急。
    海鲜已经不像刚去时吃的凶猛,大家挑着青菜,寻找着咸菜,大葱大酱、大馒头、苞米、地瓜成了抢手货,苗家爷们端着酒碗动员着大家一块喝点,几口酒下去已不胜酒力,能陪着苗家爷们喝下去的已是寥寥无几,天黑下来各屋子里已是鼾声一片。
     天大亮了,一阵清风吹来,下起毛毛细雨,凉爽的微风使大家精神起来,打起雨伞,拉着队伍周游全岛,抢拍雨中美景。
    岛西的鲅鳋洞前,五虎石排列四周,美丽的哈仙石扭着细腰,频具形象化传说,绕岛大半周,尽览岛貌。
午餐过后大家既要乘下午快船离岛返程,与苗家爷们短短时间建立深厚友谊,相送码头恋恋不舍,老书记也赶到码头相送,令大家聘为感动,苗家爷们索性相送过海,陪大家一起皮口一行,待乘车离去时保证来年一定再来,望着苗家爷们的眼神,内心保证不失此言,来年一定再来!
上一篇:塞里岛之行 下一篇:久违的-塞里岛
[大连九宝岛海洋生物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2002-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手机访问
在线客服
  • 海岛旅游咨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